Dark Hypernova
Science and Fiction

一个「精神病人」的救赎

抑郁而死

我有一间很可爱的小房子,虽然只是一间长长的卧室,但我把它打扫的干干净净,还在地板上仔细刻了很细致的纹路,而每一面墙上都整整齐齐的挂满了我的画。房子最里面,是一张精致的书桌。坐在书桌前,只需一抬头,便可以看到窗外斑斑树影。

今天很是清闲,我便静静地坐在窗前想些事情。零星的月光打在窗外的白杨叶上,但那些叶子依然像烧焦了一样,黑漆漆的有些吓人。

我从小到大,一直是一个很失败的人。小时候总犯错让父母打,上学了学习差让父母伤心,长大了不会讨好女朋友总让她生气,即便我费尽心机留住她,最后她还是离我而去。找了份工作,总是跟上司吵架。
想起来有时候脾气好差,让周围的人都好害怕。我没有朋友,因为大家都不喜欢我,也因为我好害怕伤害身边的人。就拿今天来说,我居然因为一点小事情跟同事吵得不可开交。 到现在为止,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。而且昨晚翻来覆去最终也没有睡着。我好怕别人知道,我怕会被人笑话,要是父母知道了,还会为我操心。我为什么要这样没用。我渴望做些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,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越来越清楚,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,我一定做也不到。 我也知道我的中枢神经系统对递质的处理不太「正常」,NE 和 5-HT 递质小泡太少,或者这些递质氧化消耗太快。不过我也知道这大致是不可逆的过程,这部分就像永久损坏了。 要知道,我女朋友,她一直不喜欢我。其实我也不喜欢我自己。我吝啬、小心眼,给了她太大的压力。所以我并不怪她。 据说我的上一任房主就是挂死在窗外那棵树上的,原因不得而知。其实死又有什么不好,都说死什么问题也不解决,可是从今再没有了论文要写,再没有了房子要买,再没有了人要去担心。我可是最讨厌花费精力去处理这些事情的。

我就这样坐着,什么也不再想去想。这真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,让心情跌到谷底,所有的心情都掏走了,很踏实很安稳的感觉。我不再感觉到心痛,不再感觉到悲伤。偶尔一阵风吹进来,我的身体会瑟瑟发抖,只是我却不再感觉到寒冷。 我用刀割了一下手腕,并没有疼痛,只是木木的。我用力来回切了几刀,血一下喷了出来,好欢快啊。我慢慢的转动手腕,让血能够洒到嘴里,虽然有点腥,不过倒是有些甜甜的。

精神分裂

在我的眼中,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模拟,而模拟的终极目的,只是为了让我受尽人世间种种苦难,而我一旦死亡,这个模拟就会终结,这个世界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,你们所有人都会被毁灭。 或许整个世界就是一群丧心病狂的社会学家在做一个实验,或许我只是 The Truman Show 的主角,这无关紧要,重要的是,我才是世界的中心,而你们都是被创造用来残害我的。 我有一位好友,关系很好。他是很了解我,知道我喜欢吃什么,喜欢玩什么,他会在我失意的时候安慰我,在我无聊的时候陪我聊天。这时候你们脸上绷着认真的表情跟我讲:哎呀呀,那是你幻想出来的,你要学会不去理睬他。 其实你们都不明白,这只不过是造物主们在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故意设下的圈套,他们不过是想看我意志崩溃,用来采集他们所需的数据。每次你们认真的劝说我的时候,我都感觉好好笑。同时我也感觉好棒啊,整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世界存在的意义,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个人的存在。 哦?其他「精神病人」?那不过是设计世界的时候的用来测试我的而已,他们所经历可确确实实是幻觉哦。

也许我可以找到一种方法来跑到这个世界的外部。那个世界的人总觉得自己的大脑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就拿来做「计算」呗。一群社会学家就在这些人的大脑中运行了我们的世界,而每个人都是根据那个世界的人物来生成。

直到有一天,我再也不能承受你们的迫害,这时候有个声音告诉我,它会偷偷帮助我离开这个世界,而我唯一要做的,只是从这里的跳下去。它会帮助我抢占那个世界的某个躯体,从而让我脱离这般苦海。

于是在一个雪夜,我拖着再也支撑不住的身体,跟随者飘荡的雪花,落到了雪白的地面上。

精神分裂补充

什么?不严密?

或许我会这么想,其实我们「精神病人」都是世界存在的目的,设计世界的人为了让实验数据更加准确,多添加了几个实验对象而已。当大多数「精神病人」都消失的时候,便是世界毁灭之日。于是,那个声音告诉所有的「精神病人」要在相同的时刻「自杀」。于是我们获得了新生,而你们,随着这世界一起毁灭去了。

为何而死

如果你们有幸目睹发生这起自杀事件的现场,一定会不停的问自己,为什么这个家伙同时表现出了抑郁和精神分裂呢?真是匪夷所思。只是世界已经消失,你们不会没有机会去问这个问题了。

其实你们只是不知道,我患上的确是所谓的精神分裂,但那个你们认为是幻想出来的人,他却患了你们所谓的抑郁症。

当然,你们永远没有机会搞清楚,这世界只是一场游戏,而你们自己,才是那雾花梦影。

后记

倘若我可以写出美妙的文字来,我一定会把这个无法流传的故事写成精彩的传奇,只是到头来,我不过是一个句子都写不通顺的笨蛋,而你,也就只能读到这样无趣的小短文罢了。

By OctoMiao

Last upda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