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rk Hypernova
Science and Fiction

落叶

这是一场预谋。

我不知道他是谁,但我们上了一条船。

这绝对是一条船,一条快艇。否则我怎么会看到星星呢?天上有三颗星,一颗在东边,一颗在西边,还有一颗在北边。其实我也不知道哪是东西、哪是南北,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来理解。我感到一片迷茫。如此充实的大海仿佛只有一片空虚,这是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伟大。空虚是伟大的,因为我们无法理解空虚之中到底是什么。我们看到的知识最充实最伟大的心灵中的虚空。这颗心灵因为大而显得博大,因博大而显得空虚。但只有我们这些旁观者才明白。

空虚并非一切,因为还有一条船,两个人。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我感到他在笑,在嘲笑。好像在他的内心深处无论什么都是好笑的。他可以在心底蔑视一切。他对这种际遇感到好笑。他觉得感应到自己的伟大是最伟大的地方。

我感觉得到这一切。

我不是上帝,但我无法知道他是不是。船舷在颤抖,我知道这绝不是畏惧。他希望摆脱我们,他希望摆脱我们,它希望粉身碎骨。承载的这两个生命太轻了,这根本无法满足它的自尊。然而,它的不幸是:海上风平浪静。

船在向某个方向飘动。我们俩谁也没有把舵。我知道在海平面上的任何方向都是错误的。他还是在笑,这让我无法忍受。现在我可以判断他应该就是上帝,因为他把对一切包括自己的冷漠放在心灵的最高处,并且能用这种笑来掩饰内心一切的善良与罪恶。

船会被毁灭的,我也会消失,唯有上帝不会。我感到愤怒不公,北边的那颗星似乎跑到了南边。我抓起了桨,把他打下了船。之后传来的是一阵轻微的呼吸声,还有那静静的笑声。

天上飘来了三片树叶,一片落在了我手中,另两片落在了海中。

By OctoMiao

Last updated